近日,美國共和黨人氣紅星、前副總統候選人薩拉·佩林打算起訴美國記者兼暢銷書作家喬·邁金尼斯惡意中傷,這位記者最近的新書——《浪女:追尋真正的佩林》把佩林的私生活寫得混亂不堪。目前,佩林尚未決定是否參加明年的美國總統競選,但這一鬧,很多媒體認為,佩林即使參選恐怕也是前途渺茫。從佩林在政界嶄露頭角以來,她始終被各種私生活報道困擾,難道佩林的政治前途真的會毀在這“浪女”二字上嗎?

美國記者兼暢銷書作家喬·邁金尼斯稱自己花了三年的時間研究薩拉·佩林這個女人。2010年夏天,他還專門搬到阿拉斯加瓦西拉鎮做薩拉·佩林的鄰居,以求挖掘素材。他還拿著自己簽了名的舊作上門拜訪過佩林家人,當時還見到了佩林的兒子。

近日,他的新書《浪女:追尋真正的佩林》出版。新書中披露的有關薩拉·佩林私生活的內幕令不少人瞠目結舌。邁金尼斯稱佩林在讀書時,曾跟丈夫托德一起吸食毒品。還大爆猛料稱佩林與NBA黑人球星格倫·萊斯之間,曾有過一夜情的風流韻事。邁金尼斯稱1987年佩林在做體育記者,當時格倫·萊斯跟隨密歇根大學校隊到阿拉斯加打比賽,佩林當時很迷戀黑人男子,對萊斯更是主動示好。邁金尼斯稱自己曾打過電話向萊斯求證,在他筆下,萊斯是承認了這段韻事,并用“sweetheart”來稱呼佩林。

邁金尼斯還稱佩林并非一個好媽媽,晚上自己關在房內幾個小時,吩咐孩子不準打擾她,他們只好自己做晚飯吃?;楹?,她還與老公的生意伙伴有過婚外情。

不過,在書中,邁金尼斯通常稱這些爆料人為佩林身邊的“某個朋友”,甚至是從網友中撈取八卦傳聞素材。這讓他的所謂“調查”顯得漏洞很多。佩林本人當然更是惱火,她已經委托了律師,將起訴邁金尼斯,指控其在新書中惡意中傷她,書中充滿了不實的“謊言和傳言”,詆毀了她的名譽。

不過,邁金尼斯猛料一放出來,已經一石激起千層浪,立刻招來了美國國內各八卦報紙的爭相報道,甚至煽情漫畫也隨之出爐。一時間,話題被炒作得沸沸揚揚,甚囂塵上。佩林粉絲們與邁金尼斯的罵戰也隨之升級。連佩林的老公也被傳受不了當“綠巨人”,跟佩林的婚姻亮起了紅燈。

薩拉·佩林幾個月來一直說自己在考慮是否競選明年的總統大選,但到目前為止她還沒作出決定。對于此事,有美媒體開玩笑地表示,如果佩林想參加2012年的美國總統大選的話,現在她需要開始危機公關了。據報道,最新民調顯示,即使佩林參選,她的支持率也落后于得克薩斯州州長佩里。在全國,只有26%的美國民眾支持她,在所有共和黨候選人中,她的支持率也排名第三或第四。

雖然,如今的佩林戴著眼鏡,斯斯文文,嫁人之后也長期相夫教子,但年輕時的她并非乖乖女。高中畢業后,佩林進入愛達荷大學,主修新聞和政治學。她在大學期間熱愛籃球,在球場上得了一個進攻有力,防守兇猛的“梭子魚”的生猛綽號。外貌出眾的佩林曾一舉摘得1984年度“瓦西拉小姐”桂冠,其后又向“阿拉斯加小姐”發起沖擊。1987年,佩林從愛達荷大學畢業。據報道,畢業第二年,她就與愛斯基摩原住民男友托德私奔。進入婚姻登記處,他們才得知結婚要有證婚人。于是,他們從馬路對面的養老院臨時拉來兩個證婚人,一個坐輪椅,另一個拄拐。

佩林曾當過體育記者,也干過新聞主播,并逐漸轉向政壇。1996年,佩林擊敗約翰·斯坦,當選瓦西拉市市長。在任期間大力推行減稅政策。上世紀90年代中期,共和黨扭轉了掌控阿拉斯加州政治的局面,開始著手栽培新人。佩林脫穎而出,得到黨內的認可。2003年,佩林當選阿拉斯加州州長。2008年8月,共和黨提名總統候選人麥凱恩突然宣布佩林為副總統人選,搭檔參選美國總統大選。從地偏人稀的阿拉斯加直接空降到美國政治中心,這讓佩林在美國政壇的名氣大增,備受矚目。

但佩林也很快感受到了政治游戲的殘酷。出身媒體的她也在媒體的挖掘下,變得體無完膚,疲于應付。也許是因為選美出身,關于她的一系列負面報道都圍繞著她的私生活展開。例如說她曾濫用職權,幫助妹妹報復前妹夫;她17歲的女兒未婚先孕;她競選時,花15萬美元購置行頭,一件上衣就3500美元云云。據報道,2008年時,麥凱恩選擇佩林原本是為了提高自己在女性選民中的支持率,結果當年認為佩林不適合當副總統的女性反而比男性高出了近15個百分點。

佩林宣布從阿拉斯加州長位置上退下之后,大部分美國人不相信,在公眾面前如此具有影響力的佩林會沒有更大的政治野心。很多評論都認為,這一切都是為了進軍2012美國總統大選做準備。但同時,也有觀點認為,佩林似乎并不想把自己打造成白宮的主人,而且,她似乎也缺乏這種實力。

佩林曾在多個場合表達自己對前總統里根的敬仰。有評論認為,也許是因為她看到了她與里根的某種相似:一樣的長相出眾,一樣的一開始都是政治上的菜鳥。

雖然這似乎也暗含她想當總統的野心,但是有媒體評論認為,佩林的實力離里根太遠了。相比阿拉斯加在美國政治版圖上的邊緣位置,里根曾經可是在加州當的州長,起碼這兩個州長之職的分量是不一樣的。

另外,里根被認為起碼懂得博覽群書,惡補知識。而佩林似乎更多局限在小家庭的圈圈里。據報道,當記者問她如何看待最高法院的裁決,以及平時讀什么報紙和雜志時,她竟然支支吾吾無言以對。

在外交思路上,佩林倒聲稱堅信自己能處理好美俄關系。而有媒體諷刺,原因只是因為她所在的阿拉斯加與俄羅斯近在咫尺。在2008年大選中的“無知”表現,不僅使佩林被自由派冷嘲熱諷,也被共和黨內精英人士所鄙視。

她的美貌毋庸置疑,可她當總統的潛質和政治天資則一直受質疑。據2008年的統計,63%的選民“從未嚴肅地考慮支持佩林當總統”。雖然美國人在私生活上的容忍度頗高,跟誰幽會也不是很關緊要的事。但對想在從政道路上有所作為的佩林而言,這一系列影響形象的花邊丑聞,無疑是給她原本薄弱的政治資本,又添了層冰霜。

再看看自己并不出色的競選團隊,并不豐厚的錢包,究竟要不要破釜沉舟挑戰2012年總統大選,看來確實是需要佩林三思而后行。